恢复和重建云南艺术学院的前前后后

十月 13th, 2014 by admin

恢复和重建云南艺术学院的前前后后

根据中央“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1963年,云南省委决定,将1959年,刚建立起来的云南艺术学院合并到昆明师范学院,并成立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省委书记马继孔的讲话:“庙不撤,神不走。原地不动,作为师范学院的一部分,以培养师资为主,有尖就拔。”当时,从领导到教师都不理解,特别是我们这些从外地调来的专业教师就更想不通了。我们到云南来是因为云南是少数民族地区,要办艺术学院,我们是来搞专业艺术教育的。现在要我们去搞师范艺术教育,专业不对口。有许多人纷纷联系外地一些文艺团体和艺术教育单位,想调走。当时领导说:撤消艺术学院是暂时的权宜之计。云南是一个多民族省份,地处东南亚边陲,民族艺术教育是不可缺少的一个组成部分,艺术学院迟早要恢复,云南的干部只有进没有出,大家不要想跑,不可能。

1963年,我们合并到师范学院,成立了艺术系,下设两个大专业:原来的戏剧系和舞蹈系,合并到省文化局下属,云南省戏曲学校。

作为一名专业教师到了师范学院后,最不适应的就是师范学院的办学理念和教学管理规定,师院的培养目标是师资,不能太强调专业。但是,又要强调提高教学质量,如果专业教师太讲教学质量,往往又被认为培养方向不对头,不是在培养师资,这个矛盾在很长一个时间内,无法得到解决。

记得有一次,为了美术系使用裸露模特儿问题,师范学院的领导和教学管理部门大动干戈,组织工作组前来调查,幸好使用模特儿教学是全国普遍使用的教学手段,这件事惊动了毛泽东主席,毛主席就这件事,专门做了批示“为了艺术科学发展,不惜小有牺牲、、、、、、”,一场“阶级斗争风波”才算平息。

在招收第一批工农兵学员前夕,音乐专业讨论教学计划,当时,师院总军代表王副师长来到艺术系参加讨论,直言不讳地对我说:“老田,你不要老想着培养明星,拉手风琴只要扑哧、扑哧拉响了就行了。”弄得在场的专业老师啼笑皆非,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在师范学院,我们最大的苦恼就是领导不懂艺术教育规律,体制不适应艺术教育的发展。

在合并到师范学院前,领导上曾经表示过:迟早艺术学院要恢复。因此,老师们都积极向上级反映,要求恢复艺术学院。文革当中,部分专业教师就曾集体上访,当时文化局的军代表赵敦民要求恢复艺术学院,但没有结果。

1975年,当时,国务院文化部部长于会泳和副部长刘景堂来云南调查研究,这件事情我事先并不知道。一天,章培理(钢琴老师,上音毕业的同学)来到我家中,对我说:“老田,有一件事我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就替你登记了,于会泳要来云南,我们在云南工作的上音老同学想去看看他,反映一些意见,我就替你登记了。因为,你会说话。”我笑着说:可以嘛。有一天,于会泳在云南艺术剧院看演出时,中间休息,工作人员就把我们带到首长休息室,于会咏对我就说:“田智周,你是在昆明艺术师范学院工作吧?”我笑着说:“于部长,艺术师范学院全世界只有一个,那就是莫斯科的格林涅辛艺术师范学院。我是在昆明艺术师范学院、艺术系工作。”他笑着说:“对对对。”接着大家就七嘴八舌,明确要求恢复云南艺术学院。于会咏当时还回过头对刘景堂说:“下一步我们是应该研究一下艺术教育的问题了,”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没有几天,四人帮就垮台了,于会咏也就跟着下台了。

这件事情在粉碎四人帮后,清查与四人帮窜党夺权有牵连的人和事的运动中,当时师范学院艺术系革委会个别别有用心的领导人,抓住此事大做文章,不让我参加昆明艺术师范学院先进工作者代表大会,幸好当时师范学院革委会副主任杨宗贤,(后来任团省委书记),一再表示:文化厅清查四人帮的运动我参加了,我是工作组副组长,于会咏到云南仅有几天活动,从早到晚的情况,我们查得清清楚楚,和田智周没有任何关系。就这样,我才算是师院先进工作者代表大会的正式代表。后来,师院党委书记江泉问我“这件事你怎么不事先给我们说一声,”我笑着说:“这次运动,是清查与四人帮篡党夺权有牵连的人和事。我和于会咏是先后的同学,是师生关系,我又没有参加他的篡党夺权活动。

粉碎四人帮以后,省里召开文代会,我是代表之一。当时,省委常委梁文英给大会做工作报告,报告稿事先发给了部分代表,并征求意见。我看了报告后,觉得报告中对艺术教育没有提,就去找梁部长反映。梁部长很客气,问我怎么个提法,我就说:“按照中央有关文件和报刊的一些精神如:文艺人才缺乏,青黄不接等,写上几句就行了。

在正式报告中,梁部长采纳了我们的意见。有一次,歌舞团在艺术剧院演出时,当时的省委书记安平生在场。当时晚会上有黄虹的独唱,唱完后,安平生回头对李坚讲:“黄虹唱得是不错,但年纪大了,中气有点不足,要赶快培养新人。李坚就趁机说:“我们云南以前有个艺术学院,是和广西艺术学院同时成立,后来拆掉了。安平生就说:“广西没有拆啊”李坚说:“我们正在考虑恢复它。”安平生说:“对”。当时在场的还有常务副省长赵增益,云南省人民政府给国务院关于恢复云南艺术学院的报告,就是由赵增益亲自送到北京的。这个报告是由当时的文化部长黄镇,教育部长刘西荛联合签署的。以后,湖南省、贵州省也相继给中央写报告,要求成立艺术学院,但没有批准。

中央批复的文件下达以后,云南省文化厅和教育厅反映不一致,文化厅很开心,可教育厅不太高兴。其中个别领导认为将师院艺术系合并到艺术学院是“杀鸡取卵”。

筹建艺术学院,恢复领导小组组长是由文化厅厅长张桭军担任。首先面临要急需解决的问题,一是校址,二是领导体制问题。当时麻园被云南洗衣机厂占领了,为了解决校址问题,梁文英同志亲自坐车,陪着我们几个教师到处转。当时民族学院还没有恢复招生,我们开玩笑地说:“把民院给我们吧。”梁文英说:“不行。”最后决定还是在麻园恢复艺术学院,当时的洗衣机厂不肯离开,并且在院里设置很多路障,最后是赵增益亲自来到学校,找工厂的领导谈话,限期搬出,问题才得到解决。

其次是领导的体制问题:云南艺术学院成立后,归文化厅领导还是归教育厅领导,所谓领导,就是财权、人权等。钱由哪里出,干部由哪个任命等问题。艺术学院恢复领导小组,组长是文化厅长。艺术学院,第一任领导班子党委副书记是范诗(原文化厅政治处处长)副院长兼教务长是萧肃(原美协副主席),副院长李坚。中层干部大多数是文化系统的干部,从党的关系来说,文化厅属省委宣传部管,省委宣传部又属分管意识形态的省委书记李启明管,教育厅归省委科教部管,科教部又归省委常委中分管科学教育的省委副书记高治国管。大学教育经费由教育厅统一管理和分配。文化厅和其他一些厅局,只有权管理所属中等艺术学校,文化厅要求教育厅,把该给艺术学院的经费一笔拨给文化厅或艺术学院。这从体制上有点说不通,这个问题扯来扯去,扯了一年多,最后李启明拍板:“谁出钱谁管。”于是,第二任领导班子郑均(原云南工学院革委会副主任)任党委书记,范诗任党委副书记兼副院长,王憨生任党委常委、副院长兼教务长,领导体制问题总算是扯清了。

云南省给中央的报告,云南省有条件重建云南艺术学院的理由是: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云南省文艺学校音乐科两支专业齐全的师资队伍,多年办学的经验积累,艺术学院归教育厅领导后,文化厅对两校合并问题并不积极,最后终究没有得到解决。

艺术学院只得又重新组建附中,解决生源问题,这是后话,那个时候的政策特别怪,中专毕业生不能直接报考大学,必须工作两年后方能报考。云南省文艺学校音乐科的学生,同样也要执行这个政策。这样就造成我们招生考试的质量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曾经专门找到教育厅分管高教的副厅长,他对我说:“西山文艺学校的学生都是一些跳舞的呀,拉胡胡的呀,我要那么多拉胡胡的干什么?”让你哭笑不得。很明显还是艺术教育办学理念的问题。不过,这个问题比在师范学院时候好一点,但问题还是经常发生。

1980年,云南艺术学院正式恢复。恢复高考后,在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招收的78级学生,(陈勇、康健中、刘晓耕、吴云祥、杨英等)就算云南艺术学院恢复重建后的第一届学生。整个音乐系的教学活动也是从1980年秋季,从昆明师范学院搬迁回麻园的。那个时候的教学条件相当艰苦,院子里搭建了一些木板结构的小棚棚,当作临时琴房。原“八一”小学的礼堂就作为艺术学院的礼堂,破旧不堪。礼堂的舞台当作了储藏教学用具的仓库。

1981年,上海音乐学院的院长、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硬骨头音乐家贺绿汀来云南考察。特别到我们学校来参观,他听我说,我们有一台斯坦威钢琴,一定要亲自看一看。我告诉他:因为琴房和教室没有盖好,钢琴还放在仓库里,没有拆封。他坚持要到仓库里看一看,我只好打着手电筒,陪着他老人家摸黑到仓库,让他亲眼看一看、摸一摸。说来也好笑,贺老在回上海的途中,经过广西、贵州,走到哪里讲到哪里,总要讲这么几句话:“云南不错啊!云南艺术学院也不错啊!那里有一台斯坦威钢琴,他们很重视艺术教育、、、、、、”。

这以后,我经常接到许多外省要求来云南艺术学院工作的求职申请,包括上海音乐学院文革前毕业的老同学。

从师范学院合并过来的音乐系的教师。有一部分是1978年粉碎四人帮后确认的副教授、讲师等。其中,一部分是1980年评定的讲师职称。按照五年的履制年限,1982年至1983年,就应该晋升更高一级职称,师范学院就是这样执行的,合并到云南艺术学院后,1983年只确认了两名副教授(叶劲松、赵匡仁),其他一大批教师,包括1978年确认讲师职称的教师都被压了下来。直到1985年特批和1987年正式开评中才得到解决。

看来,恢复重建艺术学院以后,原来在师范学院工作多年的老教师在职称问题上受到了影响,至今,还遗留下不少问题。作为领导,是有责任的。当时教育厅分管高教的一位副厅长就曾经说过:“你们评那么多教授、副教授,我哪里有那么多房子分给他们。”1980年学院曾经专门派人到北京、上海等地的艺术院校考察职称问题,回来汇报说:“中央音乐学院叶佩英目前也只是讲师”言下之意,我们这里的中年教师也只能是讲师,而这些说法和做法,都是造成我们学院老教师职称未能得到妥善解决的主客观因素。

从1978年,中央批准恢复重建艺术学院算起,至今已有三十个年头。这些年来,艺术学院发展了,艺术学院为什么要合并到昆明师范学院,为什么恢复又重新建立,这里面是不是有一些经验教训值得我们去深思和总结。前些年,听说又有想把艺术学院合并到云南师范大学的说法和意图。虽然没有办成,没有办成并不等于今后就不会再发生这类事情,我们一定要认真思考,总结经验教训,不能再乱搞了。

2008.3.27.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