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大连大学教务处首页' Category

大连大学2012级(含2011级)法学双学位招生问答

一月 1st, 2012 by admin

一、法学双学位是什么概念?

目前我国的高等教育已步入大众化时代,拥有单一专业本科文凭学位的毕业生越来越多,就业岗位竞争越来越激烈,就业压力越来越大,导致许多大学生一毕业就失业。父母四年的血汗钱、自己四年的时间和精力,只换取一纸文凭,却就不了业,升不了学……与此同时,为什么和自己同时入学同时毕业的他人,有的找到了理想的工作,有的考入了心仪的大学继续深造。究其原因,他(她)们用了相同的时间,却完成了两个专业的学习,获得了两个学位。自然他们可选择的道路就宽广的多了。

社会需要多专业复合型人才。因此,国家建立了双学位培养制度。

法学双学位是国家授权具有法学专业的高等学校,在本校在籍非法学专业学生中招生,不实行考试录取,只要是本校在籍学生报名,都有被录取资格。实行原专业与法学专业同步培养,按原专业的毕业时限毕业时,在获取原专业学位的同时获取法学学士学位。毕业时拥有两个学位,为学生未来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Continue reading ‘大连大学2012级(含2011级)法学双学位招生问答’

考试时间和地址

一月 1st, 2012 by admin

1、考生均不需提前领取准考证,考试当天入场时到所在考场持身份证原件(号码与报名时相同)和两张同版1寸免冠近照(背面写清姓名和考号)领取准考证并参加考试。2、查询:请考生于11月13日-12月1日登录吉林大学考试中心主页 http://kszx.jlu.edu.cn点击右侧“2007年日本语能力测试(jlpt)考试信息查询”,输入考生本人身份证号(号码与报名时相同)查询考试信息。 3、查验考场:12月1日前,请考生务必到所在校区查看考场,以免找不到考场而影响考试。

1020401

大连外国语学院考试中心

11月12日-23日 8:30-11:30 13:30-16:30

大连中山区延安路94号大连外国语学院(老校区)机关楼

1020402

Continue reading ‘考试时间和地址’

关于2011年12月全国大学外语考试报名工作的通知

一月 1st, 2012 by admin

1、四级考试时间:2011年12月17日上午9:00-11:20

2、六级考试时间:2011年12月17日下午15:00-17:20

3、高等学校英语应用能力a考试时间:2011年12月18日上午9:00-11:00

4、高等学校英语应用能力b考试时间:2011年12月18日下午15:00-17:00

二、网上报名时间

2011年9月6(上午8:00)-18日(中午12:00)登录大连大学教务管理系统报名(过时一律不接受单个学生报名)。

三、报名费

大学英语四、六级报名费32元/人, 高等学校英语应用能力a、b级报名费25元/人。

四、报名条件

根据辽宁省《关于2011年12月全国大学外语四六级和高等学校英语应用能力考试报名工作的通知》精神,报考全国大学外语考试的考生必须为全日制在校学生,不接受校外人员报考;2011级学生不参加本次报考。具体报名资格如下:

Continue reading ‘关于2011年12月全国大学外语考试报名工作的通知’

2014年05月16日,硕士研究生答辩通知(1)

十二月 31st, 2011 by admin

答辩时间:2014年5月23日(星期五)13:00-17:00

答辩地点: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分组情况:

a组(10人):

答辩委员会主席:刘基巍教授(a)大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答辩委员会委员:

姚子昂教授(b):大连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

王若雨教授(c):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朴翔宇教授(d):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李 清教授(e):大连大学教务处

Continue reading ‘2014年05月16日,硕士研究生答辩通知(1)’

这样的人??

十二月 31st, 2011 by admin

国际在线消息:见到李奇(化名)的时候,他已经在网吧里奋战了20多个小时了。2006年2月末,距离李奇正式被学校除名已经半年多了。被学校退学,似乎让他有了更充裕的时间在网吧打游戏:他赤着双脚蹲坐在椅子上,头发蓬乱、面色苍白,布满血丝的眼睛依旧盯着显示器,嘴里叼着香烟还不停地嘟囔着什么,在他身边放着几个无人收拾的面碗,碗里满是烟头和痰迹,令人作呕。

  2003年9月,李奇是以接近一本线的成绩考入我市某高校的。他的“金榜题名”,是当时家乡朝阳郊区一个小村庄的一件大喜事。背负着亲人厚重希望的李奇,在大学生活期间却发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变化。

  大一时,他还是那么优秀,以至同学们送了他一个雅号“奖学金专业户”。而上了大二,不知怎的他就变成了“另类学生”。  “上了大二我才明白过来,学习成绩、奖学金,这些都不重要。要有钱,还要会玩,别人才会觉得你酷。我原来并不怎么喜欢游戏,是在室友的怂恿下,开始打一款叫做《魔兽世界》的网络游戏,升级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以后,只要有时间就往网吧跑,一玩就是一个通宵,最后,就连有些只需要签名的选修课也‘没时间’去了。”就这样,李奇在大二时成了网吧的常客。而到学期末,一共五门课程,他就挂了四门。之后,挂科依旧,很快收到了退学通知书。

  李奇的家长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辛辛苦苦供养上了大学的儿子竟然被开除了。“我们就这么一个孩子,省吃俭用供他读大学,就盼着他出人头地。真要让他退学,我们也不活了。”得知儿子被退学的消息后,李奇的父母赶到学校,双双跪在学校教务处办公室里,求学校给孩子一个机会。

  退学以及由此带给年迈父母的打击,却没有影响李奇的游戏热情。他拒绝跟父母回家,依然滞留在学校里。玩游戏仍然是他的主业,常常包夜之后再包天,最多时在网吧昼夜连战40多个小时……

  许多个“李奇”被学校清退

  在大连高校中究竟有多少个“李奇”?很多学校都称他们的退学人数是机密,无可奉告。但从记者掌握的各种情况可以推断出,“红牌”大学生,已经成了我们必须关注的一个为数不少的群体。

  2005年年底,某高校进行了一次宿舍清理工作。“部分已经退学的学生还住在学校宿舍,这严重影响着宿舍的秩序和安全。”一位负责人说,大约有近百人在这次大清理中被学校清了出去。

  同在去年,另一所高校有300多名大学生成为试读生。此时的他们距离“红牌”,可说仅有一步之遥———如果再挂科,就会被“红牌”罚下。  “我们的淘汰率在1%左右。”某高校的一位负责人这样告诉记者。就按这个1%计算,全市现有大学生约为25万人,“红牌”大学生将有2500人左右。这是一个多么让人揪心的数字啊。“红牌”大学生缺少哪些免疫基因?

  听说过李奇故事的人都说,是网络害了李奇。如果按照这个推论,我们很容易找到这些大学生被亮“红牌”的元凶,无非是网络、爱情、小说。可仔细想想,问题并非如此简单,每个大学生都生活在类似的环境中,为什么网络、爱情、小说就独独成了他们退学的元凶?

  “大学课程难吗?”记者采访到的每个“红牌”大学生对这个问题的回答都是“不”。

  “其实,只要有高中时三分之一用功,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轻松过关。”退学学生赵威(化名)说。赵威,某高校土木工程专业2002级学生,2005年11月被学校劝退,和他一起被劝退的还有他的三个室友。“其实课程并不难,只是我们四个人经常在一起打牌、通宵上网,根本没有心思学习。”赵威坦言道。

  “他们的自控能力太差了。”某高校教务处副处长告诉记者这样一件事:一位已经有了两次退学警告的大二学生,竟然在上午考试完后,中午又去网吧打游戏,以至于把下午的考试都忘了。

  为什么经过十几年努力考取的大学,在他们看来还不如一次玩游戏值得珍惜?

  “一个人不能管理自己,一定是在他的内心有着巨大的痛苦,或者强烈的快乐需求。”大连医科大学心理学博士孙月吉教授说,现在很多大学生心理压力大,又不懂得怎样去发泄和排解,自然会造成痛苦郁积。

  “除了一些心理因素外,我觉得这些同学普遍有点‘忘本’,缺乏对社会、对父母的责任感。如果把他们父母的照片天天挂在书桌旁,他们肯定就不会这么沉沦了。”大连交通大学大学生严岩认为“不懂报恩”是这些大学生沉沦的原因之一。

  震惊、懊悔、质疑 家长难以接受

  “你们肯定弄错了,我的儿子怎么会退学?”很多家长都难以接受孩子在大学被亮“红牌”这一事实。一位河南父亲接到学校下发的退学通知后,匆匆赶到大连,一直说着这样一句话。当他亲眼看到儿子在电脑前痴迷的样子,扭头就走了。

  “孩子每次要增加生活费时,我都没问他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现在想想真后悔。”一位福建的学生家长说。

  “我的孩子从小到大都很听话,很优秀,怎么一上大学就变了呢?为什么直到不可挽回了,学校才告诉我们孩子在学校的情况?之前他们难道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很多家长同时对学校的教育提出质疑。校方观点:亮“红牌”实属不得已“红牌”大学生的产生几乎源于一个共同的理由———在规定的时间里没有修完规定的最低学分,或者说,考试中不及格科目太多。在李奇所在学校的《学籍管理条例》中,记者看到这样的规定:学生每学期获得学分数不足规定应得学分1/3者,给予退学警告,连续三次或累计四次受到退学警告者应予退学。

  至于造成“红牌”的原因,学校方面说得也很直接:“80%以上的‘红牌’学生是因为痴迷网络、沉迷网吧,可校外的网吧都是自主经营,我们对此无能为力。”

  “对‘红牌’学生,学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位老教授认为学校的推词毫无道理。他说,现在很多学校不重视教学,一些教学经验丰富、职称高的老师都忙着搞科研,写论文,根本没心思给学生上课,承担教学任务主体的往往是刚毕业的助教或讲师,甚至有的教授让研究生代课。

  消除“沉迷网吧”现象学校并非无所作为

  教育人的地方怎么会对人的教育这样无奈?是无奈还是缺乏足够重视?孙月吉教授认为,对受到“退学警告”或者“退学”处分的学生,学校应该有专门的心理辅导,帮他们树立信心。而事实上,这样做的高校很少。

  这里我们不妨借鉴一下合肥工业大学的做法。据报道,合肥工业大学把消除学生“沉迷网吧”现象,纳入到各学院学生工作考评中,实行“一票否决”。提出“凡学生沉迷网吧现象严重的单位和个人在学校学生工作评比和表彰中不应评为优秀,凡是有学生沉迷网吧的学生班级应取消其参加评选达标班级的资格”。简单的一条与评优有关的规定即从根本上调动起各院系参与管理的主动性。老师们开始密切关注网迷学生的动向,并且时常进入网吧暗访。只用了两个月时间,该校通宵上网的学生由250多人锐减至10多人。许多长期沉溺网络的学生在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补上了功课,开始了健康的学习生活。

  从这一并非先进也非难为的做法中,我们是否应该受到这样的启示,只要高等教育工作者能调整一下思路,发现学生的问题,及早进行教育,及早和家长沟通,或许能避免许多个“李奇”的出现。

  “红牌”背后是十几年的亏空

  “其实‘红牌’大学生带给我们的应该是对整个教育体系的反思,大学有责任,但不能把板子都打在大学身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育学教授这样对记者说。

  大连大学教务处副处长冯明功说,很多大学生被退学都因为缺乏自控能力。从小到大,家长都把孩子管得死死的,忽视了对孩子自控能力的教育和锻炼。而一上大学,家长猛然撒手,孩子哪能不摔跤?

  “从小到大,考大学是他们唯一的奋斗目标。单一的目标使他们上大学后,立即丧失了动力,迷失了方向。”东北财经大学博士生导师张凤林说。

  “一报定终身也催生了‘红牌’学生。”大连大学学生处副处长赵玉娟说,他们经过调查了解到,很多大学生的退学源于对专业没兴趣。从小学到中学,老师和家长把孩子的一切行动都对准了高考指挥棒,却忽视了对孩子职业理想的教育。到了高考填报志愿,很多孩子并不知道自己要学什么,更不知道以后要干什么,志愿是家长或是学校代学生填报的。有些学生直到入学后半年才知道所学的专业以后是做什么的。

  “其实职业生涯规划应该贯串学生教育的始终,如果等到上大学再恶补,当然就来不及了。”张凤林教授说。

  “李奇”们振作起来重新设计自己的未来

  “你要敢回家,我就打断你的腿。”这是父亲在得知王伟(化名)被退学后,留下的一句话。如今王伟还一直挤在同乡的寝室里度日。

  像王伟一样,被劝退之后还在学校周围逗留的“红牌”大学生还有不少。他们一方面是迷恋学校周围的网吧或者其他已经熟悉的生活环境,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还在等待家庭的呼唤或者学校的“再关怀”。

  不管是学校、社会,还是学生自己,我们必须形成这样的共识:被学校退学,并不意味着学生的一生被判了“死刑”,即使是学校的大门也应当向他们敞开。现实中还真有这样的典型事例让我们欣慰:张某,我市某“二本”高校2002级学生,2004年被退学后,在家长和老师的鼓励下,从头再来,如今已考上了一所“一本”大学。

  “我羡慕他有这份恒心,我更羡慕他有这么明事理的家长,那么友善的老师。”王伟说,他现在在上语言培训班,计划学好日语,找份工作。这也是一种很好的设计。

  “李奇”们,振作起来吧,毕竟我们还年轻。从头开始,一点不晚。

Continue reading ‘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