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联大正方教务系统' Category

汪曾祺精品散文集(3)

十月 11th, 2012 by admin

我的家乡

法国人安妮居里安女士听说我要到波士顿,特意退了机票,推迟了行期,希望和我见一面。她翻译过我的几篇小说。我们谈了约一个小时,她问了我一些问题。其中一个是,为什么我的小说里总有水?即使没有写到水,也有水的感觉。这个问题我以前没有意识到过。是这样,这是很自然的。我的家乡是一个水乡,我是在水边长大的,耳目之所接,无非是水。水影响了我的性格,也影响了我的作品的风格。

我的家乡高邮在京杭大运河的下面。我小时候常到运河堤上去玩(我的家乡把运河堤叫”上河堆”或”上河墒”。”墒”字一般字典上没有,可能是家乡人造出来的字,音淌。”堆”当是”堤”的声转)。我读的小学的西面是一片菜园,穿过菜园就是河堤。我的大姑妈(我们那里对姑妈有个很奇怪的叫法,叫”摆摆”,别处我从未听过有此叫法)的家,出门西望,就看见爬上河堤的石级。这段河堤有石级,因为地名”御码头”,康熙或乾隆曾在此泊舟登岸(据说御码头夏天没有蚊子)。运河是一条”悬河”,河底比东堤下的地面高,据说河堤和城墙垛子一般高。站在河堤上,可以俯瞰堤下的街道房屋。我们几个同学,可以指认哪一处的屋顶是谁家的。城外的孩子放风筝,风筝在我们的脚下飘。城里人家养鸽子,鸽子飞起来,我们看到的是鸽子的背。几只野鸭子贴水飞向东,过了河堤,下面的人看见野鸭子飞得高高的。我们看船。运河里有大船。上水的船多撑篙。弄船的脱光了上身,使劲把篙子梢头顶在肩窝处,在船侧窄窄的舷板上,从船头一步一步走向船尾。然后拖着篙子走回船头,歙一声把篙子投进水里,扎到船底,又顶篙子,一步一步走向船尾。如是往复不停。大船上用的船篙甚长而极粗,篙头如饭碗大,有锋利的铁尖。使篙的通常是两个人,船左右舷各一人;有时只有一个人,在一边。这条船的水程,实际上是他们用脚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这种船多是重载,船帮吃水甚低,几乎要浸到船板上来。这些撑篙男人都极精壮,浑身作古铜色。他们是不说话的,大都眉棱很高,眉毛很重。因为长年注视着滚动的水,故目光清明坚定。这些大船常有一个舵楼,住着船老板的家眷。船老板娘子大都很年轻,一边扳舵,一边敞开怀奶孩子,态度悠然。舵楼大都伸出一枝竹竿,晾晒着衣裤,风吹着啪啪作响。

Continue reading ‘汪曾祺精品散文集(3)’

巨流河txt1是看俞敏洪的视频知道的

十月 10th, 2012 by admin

楔子二十世纪来临的前一年,我的父母出生在中国东北辽河流域相距二十里的乡村。他们所继承的丰饶大草原,本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豪迈牧者的原乡,但是两千年的中国史,几乎全是这大草原的征战史。自汉唐盛世,成就了多少汉族英雄人物;而蒙古人和满族人,也曾策马中原,建立了前后四百多年的元、清两朝。齐家是自山西太原府来的汉人,定居在辽宁省的铁岭县,我家庄院范家屯距清朝“龙兴之地”赫图阿拉很近,距沈阳一小时车程。我童年在祖母身边曾听长辈说,长城修到铁岭就停了;十七世纪,清朝进了北京以后,康熙皇帝下诏不再修长城。自秦到汉、唐、宋、明,边患未断,明末,满族大军长驱直入,长城延袤数千里,何能阻挡?到了清末民初,东三省一百二十三万平方公里的大草原已确属中国版图,可是内忧外患,国势日弱,引来接壤数千里的俄国边患和日本的侵略。她土地资源的丰饶,使她成为灾难之地,但是大草原上世世代代骑射千里的倔强灵魂却也无人能够征服。我出生在多难的年代,终身在漂流中度过,没有可归的田园,只有歌声中的故乡。幼年听母亲幽怨地唱〈苏武牧羊〉,二十年后,到了万里外没有雪地冰天的亚热带台湾,在距南回归线只有百里的台中,她竟然在我儿子摇篮旁唱:“……苏武 Continue reading ‘巨流河txt1是看俞敏洪的视频知道的’

《杨绛文集》1

十月 10th, 2012 by admin

己的,有关亲戚朋友的,可笑的,可恨的,可气的hellip;hellip;。他们有时嘲笑,有时感慨,有

时自我检讨,有时总结经验。两人一生中长河一般的对话,听来好像阅读拉布吕耶尔

(jenadelabruyeere)《人性与世态》(lescaracteres)。他们的话时断时续,我

当时听了也不甚经心。我的领会,是由多年不经心的一知半解积累而得。我父亲辞官后

做了律师。他把每一件受理的案子都详细向我母亲叙述:为什么事,牵涉什么人等等。

他们俩一起分析,一起议论。那些案件,都可补充《人性与世态》作为生动的例证。可

是我的理解什么时候开始明确,自己也分辨不清。

例如我五六岁在北京的时候,家里有一张黎元洪的相片,大概是大总统发给每个下

属的。那张照片先挂在客厅暗陬,不久贬入吃饭间。照片右下角有一行墨笔字:“补塘

检察长”。我常搬个凳子,跪在凳上仔细端详。照上的人明明不是我父亲,怎么又写着

我父亲的名字?我始终没敢发问,怕问了惹笑或招骂,我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明白:落款

不是标签,也不知什么时候知道那人是黎元洪。可是我拿稳自己的理解没错。

Continue reading ‘《杨绛文集》1′

我的家乡——新化

十月 10th, 2012 by admin

新化建县于宋神宗熙宁五年(公元1072年)。千年来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新化人民,艰苦创业,充分展示了自己的聪明才智,永葆了古县青春。解放后,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新化抢抓机遇,锐意进取,全县经济和社会事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自然资源十分丰富,特产甚多。新化属中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四季明显,年平均气温16.8,降水量1453.5毫米,日照时数1488小时,无霜期281天,良好的自然条件孕育了新化农业的发展。新化是全国商品粮生产基地县、农作物种子基地县和粮食储备基地县,是全省氨化秸杆养牛基地、模式化稻田养鱼基地、玉米生产基地、速生丰产林基地和双季稻田成建制亩产过吨粮县。又是国家农业综合开发、退耕还林、水土保持项目县。粮油、畜牧、水果、水产等,形成了产业化规模;作为特色产品的茶叶、烤烟、苡米、玉兰片、银花、厚朴、杜仲、天麻等,已建成了“基地十农户”的生产格局;新化是湖南省10大林区县之一,主产杉、松、楠竹、栗树等,并有华南虎、金钱豹、娃娃鱼、红腹锦雉、银杏、金钱松、红豆、天狮粟等珍贵动植物资源。

工业已初步形成机械、电子、陶瓷、建材、冶金、煤炭、化工、食品、造纸、竹木加工等10大工业支柱产业;新化被列为全国“星火技术开发密集区”和电子陶瓷、艺术瓷出口基地。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家乡——新化’

(原创)寻找老北大的遗存

十月 9th, 2012 by admin

五四,千龙网有id京城到处走发帖:寻五四记忆,访北大遗存。

沙滩的北大红楼有名,却还没顾及观访,竟然有人能带着拓展这一片老北大遗存,怎能错过。

网名:京城到处走,对京城历史人文的偏爱,厚积薄发,半天的时间,带着聚集起来的20多人,走街串巷,边找、边讲,一上午的时间,有滋有味。

从沙滩后街西口启程东行70米,不起眼的老宅门,便是曾经的京师大学堂的西斋学生宿舍的大门。

明代,公元1446年,这里建皇家马神庙。清代是乾隆帝四女和嘉公主出嫁后的驸马府,不过30岁便先后谢世,之后冷落了一个多世纪。1895年9月初八(光绪21年)康有为《公车上书》,使光绪帝迫下在中国创办一所新式大学堂的决心,下诏开办京师大学堂。1898年6月11日-9月21日,光绪百日戊戌变法,1898年8月9日京师大学堂成立,任命自己的老师孙家鼐为京师大学堂第一任管学大臣。接受李鸿章和孙家鼐举荐,任命美国传教士丁韪良博士为西学总教习,并赏予二品顶戴,使北大从一开始便打上了浓重的西学印记。按照计划京师大学堂不仅是中国最高学府还是清朝最高教育行政机关,相当于后来的教育部。戊戌变法百天终结,慈禧太后废止了变法的一切举措,唯独留下了京师大学堂,并指定这里为校址加紧学堂的筹建进程,于是这里成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所国立大学的出生地。孙家鼐“中学为主,西学为辅”的主张,与康梁“中西并用”以区别而得以留用。

Continue reading ‘(原创)寻找老北大的遗存’

我要将父亲的自传“路”整理在此发表;第一 五世同堂

十月 9th, 2012 by admin

上个星期接到远房侄子和昆明姑姑的电话,说九江的祖坟要搬迁,遂和家人一同与2012年5月17日赶到九江,遇到了多年不见的曾氏一些族人,见面时很是亲切,一同聊起了一些过去的往事,对曾家的历史又多了一份了解;对五代高祖创业史有了进一步了解,当我拜完老祖宗后,得知我的太太爷爷根本不在此地安葬时,感到有些失望;但第二天上午我还是开着车陪着曾氏家族选出的代表(义良、国良、国富、艺鹍)一起去看了即将要迁去的地址,下午一起和拆迁办的有关人员谈了一些具体的迁移事项,基本上满足了我们提出的要求。

由于这事的原因我想起我父亲写的回顾他一生的自传“路”我将抽出时间把他整理一下放到这里让大家进一步了解九江(古时叫浔阳府)曾氏百岁坊(四房曾昭荣一支)后人的坎坷经历及辉煌的历史。

通过这部著作了解清末、民初、抗战、解放战争、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及后来的各阶段曾氏这一支的坎坷经历及辉煌发展史。

序言

我的父,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产党员,是非常正直、善良、从不用权力为自己谋取任何私利的人,一生坚持做人的原则,从不做违背良知的事,公私分明,兢兢业业,是世人所说的十分纯正的“好人”!

Continue reading ‘我要将父亲的自传“路”整理在此发表;第一 五世同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