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南广教务网' Category

暑假生活

七月 16th, 2014 by admin

假期去了浙江三个市进行了10天的社会实践,主题是越剧之行不知道是谁定的主题,才7月初就暴热的39度天气,让人窒息。结果是10天的活动结束后,也对越剧爱不起来。可能戏剧真的是要到老才能爱上的东西,而且吴系语言实在难懂。

去了泸州电视台的新闻部,觉得那些老一套的节目是有些垃圾,如果将来自己在这种地方上班,肯定会老早就没了激情,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对将来的就业前景乐观。转眼就大三了。

觉得成都真是个好地方,那种舒适惬意的感觉,是任何城市都无法媲美的。怀念那种休闲的气息,怀念川工的小吃街,繁华的春熙路,还有醉人的国色天香。总之,在外面这些年,真的觉得还是只有自己的家乡最美。我想能在成都工作和生活,不挣大钱,内心也很喜悦。四川人天性是乐观的,而且是极具包容力。所以很多外乡人来了成都也有回家的感觉。成都,确实是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

人在南京,确还没有准备好回学校,因为再次踏进那片貌似熟悉的陌生土地,意味着即将要接受大三的生活了。我最后一年在大学的完整生活,我还不知道如何去拥抱它。就像群里的大四毕业生说,又要离开这个陌生的地方,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去了。这种心里,我能理解。这几年,我也是这么过来的。这就是所谓的人的生存所面临的不确定状态。两年后,我将会是怎样的心情来回望我曾经走过的日子—我的大学时光。ps:南广教务处处长近日携2亿巨款潜逃,南京公安正在奋力抓捕。不知道这条消息,是跟我有关还是无关,总之是我们18300的学费遭殃了,那个心痛啊~~~~~~~~~吃人的学校!

Continue reading ‘暑假生活’

我人生第一次个人画展

七月 15th, 2014 by admin

1、汪继芳,也是九十年代著名的自由作家之一,她在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大学教务处任职,邀请我到南广学院动画学院办画展,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是我人生的第一次个人画展。我邀请她帮助我设计海报,因为她字写得比我好,几十年的功夫不是白练的。她发挥了专长,我也成功地偷了懒。

我提议在海报上插入我的一幅画,方老师也提出几点构想,成型后,自己感觉还不错。下面的具体时间、地点是我不知道名字的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动画数字媒体艺术学院学生或者老师写的,小小海报凝结了大家的心意。

2、动画学院的师生们帮我打印、张贴了这份画报,也成功地帮我省了钱和时间。

Continue reading ‘我人生第一次个人画展’

2010年南广首场头脑风暴

七月 15th, 2014 by admin

下午5点,南广13个系部主任,加上教务、人事、研发一部两处,在分管院长(嘿嘿,这领导低调,俺不带姓名了)带领下,在盖柏连吃带喝,进行2010年的第一场头脑风暴。主题:各系怎样做创新实验区。

语言传播系、摄影系、广电系,都有不少可圈可点可借鉴的东西。咱严老师,对五位一体是忠贞不渝,已在毕业生身上见到成果,余声只是其中之一。摄影系是“德国人”打理,展览线、作品线等,六线变三线,让人羡慕,回头一定把展览线学到俺们系去。广电系的教学和管理,都是最扎实、细致和严谨的,广电年年往回捧奖杯,国内的国际的都有,咱的招牌系。简言之:语传的学生,广电的作品,摄影的师资。

上述三个系,都是南广的强项。新闻传播系是普通类,抓眼球的东西少,学生进校分数高,专业多,我来以后又创了两个新方向,课程体系和教学模式方面动作较大也教多,教学运行和管理相对来说复杂一些。大大小小创新的东西不少,把哪个做进创新实验区呢?脑子里有构思,也和班子、教研室合计了个差不多,下周三带方案上头脑风暴第二场,欢迎各系拍砖送玉。

俺这后入场的系主任,一晚上老老实实听大家介绍经验。中间就冒过一句:“产学研这个提法不适合传媒院校。”为什么呢?同志们好好看看这三个字:从上到下的计划经济味,这个口号第一次提出来是那一年呢?我参加工作以来,听了至少十几年。也许现在对工科和研究型大学适用,但形容南广的教学模式,怎么也贴不上。

Continue reading ‘2010年南广首场头脑风暴’

2011年9月19日,南广什么也没发生

七月 15th, 2014 by admin

时候对独身生活在大城市有种发自内心的向往,那时候大概十四五岁,可以举出的例证其实掰着手指头就能数过来,比如仰视篇:想象晚上下班回家,矮矮的我缓慢行进在高耸林立的钢铁森林中,“树”的枝头被五光十色又偏暖的夜生活点亮,黄红色居多,树梢倒映着黑幕里的点点星光。不时地,我被高楼之上的短途客机划过的美丽弧线所和巨大轰鸣声吸引,不着急回家,倒享受着晚风,凉爽,无尘;俯视篇:透过天花板懒洋洋转动的吊扇形成的残影看到更加懒洋洋的我正踌躇在床上,又是雨袭的一天(最佳场景在下午)。空气中带着潮湿,不是泡烂了的康师傅,全怪我自由散漫的堕落人格。我想的陶醉,算的妙美,却不想几年后在那本经历了死亡现又复刊的《北京卡通》上看到予我一记重拳的短篇漫画《下雨天》,一部情节、设计和我年少时所想几乎完全雷同的遐想之作,看罢我完全惊了,同一个情节竟然有不同的人在想,他牛逼的是比我先落实在笔上。现在的话,感觉杨小凯和牟其中的异地同名文《中国将向哪里去》之创作始末一定是有可能的,只恨前辈费我大中华将何去之心,吾等则为小资有多爽而意淫。

Continue reading ‘2011年9月19日,南广什么也没发生’

南广课程结束了

七月 14th, 2014 by admin
2个月,06数字媒艺术3个班139人,05动画艺术两个班,83人,两门课全部结束了走的时候很多学生的qq名字全改了,基本都是”薛老师再见,一路走好”之类很追悼会是的,汗,大家似乎很伤感,搞得我也很伤感,因为我回来要做心脏手术了,本来就很害怕,一群孩子在那”缅怀”你有点~~~~~~~~~但是从大家的文字中可以看出真实的感情,我基本都会回复大家的blog,很感动,我没白上,我讲的大家感觉有用,我没白活,每当这种时刻我都很满足,感觉为学生死了也值得了本来只是自己和家人看看学生们这些文字,当做最高奖赏犒劳一下自己,但是突然发现今天这些文字也许有特殊用途,因为来了一个很”受大家欢迎的学生”砸场子,我从大家的回复中看出智慧,基本都是不带脏字骂街的,逗死我了,感觉大家的创造精神在此时此刻爆发了.其实对待这种人渣没必要浪费口舌,你看看他一会说我给他写的毕业评语不好了,一会又说是我同事了,估计原来那说是学生家长去教务处检举我的也可能是他(对不起,请允许我使用”它”),前言不搭后语,严重缺乏逻辑性.所以估计真的是夜里变野兽到各个blog骂街去,白天又到各个blog道歉的类型大家继续开心地骂着玩吧,别带脏字就好,全当开心解闷了刚才突然想到一个法,比大家骂它有效,如果这人还有点脑子,还有点良心的话,请南广的同学,在我最后一次课后写的blog跟帖到这里吧,叫它看看,大家是怎么说的,这无疑是最好的教育与反击,谢谢大家

相关分类:

随机阅读:

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2012年6月英语四六级报名时间

七月 14th, 2014 by admin

关于2012年上半年全国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报名通知

  根据江苏省考试院的文件通知,2012年上半年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报名工作即将进行。为确保我院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规范、顺利地进行,现就考试报名的组织工作通知如下:

  一、考试时间

  2012年上半年全国大学英语四级考试定于6月16日(星期六)上午9:0011:20举行;六级考试定于6月16日(星期六)下午3:005:20举行。

  二、报名时间 【外语教育网www.for68.com】

  3月15日起到4月6日截止,逾期不再办理。

  三、报考资格

  1、我校08、09、10级在校生;

  2、修完大学英语四级课程的学生才能报考大学英语四级考试;

  3、修完大学英语六级课程且参加大学英语四级考试成绩达到425分以上(含425分)或2005年6月以前已获得四级证书的学生(凭四级证书)才能报考大学英语六级考试;

  4、我校学生一律在本校参加报名,本次考试四、六级不得同时兼报。

Continue reading ‘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2012年6月英语四六级报名时间’

南广你能不能别跟我一样2!…

七月 14th, 2014 by admin

这段时间整个人状态非常茫,从开学到现在两周了,做了一连串很2b的事,当然,也有很多更2的事莫名奇妙的发生在我头上。今天超级不想上最后一节马克思主义的课,决定逃课去游泳,游完后发现,我真的好2,哪有人逃课为了去游泳的..我真的不知道我当时是发生了什么,总之是很2.今天中午去那该死的一食堂,状态很茫的我在很莫名的状态下撞掉了某同学打的菜,事后还发现那位某同学我好像还认识,吃饭的时候也是很2,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我快吃完的时候旁边的两人菜刚开始吃..选修课是一件让我这几天都很莫名的事,大一的孩子莫名的来跟我们抢课选,搞的我各种进不了教务网,各种病毒各种系统错误,果然这学校跟我一样茫。今天很2的上专业课的时候偷溜去系办选课,教务处的老师来了一句,你们选不上课是你们电脑的问题…真是茫的超级莫名,这学校还让不让人呆了,全校都是病毒还抱怨我们电脑没抗病毒能力么…最近全国物价飞涨,咱学校的食堂更是抓紧这个时机以飞的2次方在涨..很好,我不吃可以了吧..宿舍里也是各种莫名各种2,那个plague各种用ut语聊魔兽,又脏又臭嗓门又大,真是天生应该去扫厕所..前几天cet4莫名其妙的通过了,这个cet4真是也够2的,考成这 Continue reading ‘南广你能不能别跟我一样2!…’

2005南广札记

七月 13th, 2014 by admin

2005南广札记

我正在南京方山上“隐居”,——我对每一个好友都这样说。

我在山间野地漫游。建设中的南广生机勃勃,远处的方山炊烟袅袅。秋日融融,野花烂漫。真的好美!我觉得我很容易知足。朋友们笑说我“活像逃出监狱的农奴”,“直把杭州当汴州,隔江犹唱后庭花”。我说我是“燕姐不知亡国恨,金秋十月下扬州”。

Continue reading ‘2005南广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