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大教师发“自白书”:高校就是衙门 教师工作就是报账

十月 19th, 2012 by admin

晨雾 / 转帖

摘要:“相信讲好一门课比写好一篇论文重要的人,今夜死去了。”四川大学教师周鼎的“自白书”昨天在网上火了。周鼎表示,一直以为教师最重要的工作是上好课,但如今教学似乎成了副业,这让他非常失望。该校不少学生在网上表达了惋惜,因为公选课时周鼎的课曾几近挤爆选课系统。

教师工作就是报账” title=”川大教师发自白书:高校就是衙门教师工作就是报账” />

周鼎

网络红人

南都讯 记者吴雪峰“相信讲好一门课比写好一篇论文重要的人,今夜死去了。”四川大学教师周鼎的“自白书”昨天在网上火了。周鼎表示,一直以为教师最重要的工作是上好课,但如今教学似乎成了副业,这让他非常失望。该校不少学生在网上表达了惋惜,因为公选课时周鼎的课曾几近挤爆选课系统。校方对此尚无回应,周鼎则在接受南都记者独家专访中证实,他将退出公选课教学,“不再自取其辱”。

曾多次获评优秀教师

周鼎向南都记者证实,网传的1225字“自白书”系他于12月23日凌晨所写,“喝了半斤酒,姑且胡言乱语。”“自白书”言辞激烈,诸如“一所高校就是一座衙门”等。该“自白书”发出后很快遭网友疯转。

周鼎告诉南都记者,他从四川大学中国近现代史方向博士毕业留校任教至今,已经工作八年半。除了专业课《中国现代史》、专业选修课《历史与人物》,让他“最有成就感”的是面向全校学生开放的文化素质公选课《中华文化(历史篇)》和《百年风流:近代中国人物漫谈》。

今年11月,周鼎获川大第六届本科教学优秀奖“二等奖”。来自四川大学本科教务办的一则报道曾评价,“他深受全校学生欢迎,选课人数差不多能把系统给搞崩溃掉。”

在四川大学贴吧等处,有学生评价周鼎的《百年风流人物漫谈》称,“比百家讲坛还有意思。”一名从大一到大三都去旁听《中华文化》的学生则评价,每学期的主题都不一样。

周鼎向南都记者坦承,《中华文化》一周只有三个学时,但他为此要准备三周。12月中旬,周鼎荣获“四川大学2014年唐立新教学名师奖”———该奖旨在“鼓励长期承担本科教学工作、学生评价优秀的教师”。

不过,他最终选择告别公选课讲台。周鼎称,尽管他讲的公选课受欢迎、校领导也很认可,“但一心上好课在高校里面没用,一没科研经费,二没职称,我还是教师群体里的非主流。”

川大学生表达惋惜

周鼎告诉南都记者,自己任教以来一心想上好课、做好本职,不想费心写论文评职称,迄今只写了一本半书、发表了四五篇论文。今年,所在学院强烈推荐其为副教授,走学校专门为公共课教师特意开辟的绿色通道,但因工作年限和工作量等硬指标,还是没能过关。周鼎说,此前他多年未参加职称评审,因自知科研成果和论文数量不达标,这次在意料中落选,“看透看明白了,进而反思整个机制,写了‘自白书’。”

“科研是自留地,教学是公家田。”周鼎向南都记者感叹,八年来一直以为教师最重要的工作是上好课,但如今教学似乎成了副业。“校方也更看重论文发表数量和科研成果,有些比我年轻的都当上了副教授。”

“最牛逼的教师是拥有最多科研经费的人,而不是拥有最多听众的人。”周鼎透露,他此前从不申请科研经费,而学校为照顾青年教师,批给他一项3万元的科研经费,而在他看来更像是一种补贴。

对此,周鼎亦在“自白书”当中吐槽,“高校教师的主要工作是申报课题,报账,报账,还是报账”。

这篇“自白书”昨日掀起包括川大学生在内的网友的广泛讨论,“上课从来都是地上坐满”、“川大需要你”、“愿用其它挂科再换一节旁听”等言论,在川大学生朋友圈中刷屏。截至发稿,川大校方尚无回应。

信息来源:2014-12-24《南方都市报》

http://paper.nandu.com/nis/201412/24/309973.html

附1:网传周鼎《自白书》原文:

川大青年教师酒后吐真言:高校职称重论文轻上课,老子不玩了

2014-12-24 17:08来自思想市场

教师工作就是报账” title=”川大教师发自白书:高校就是衙门教师工作就是报账” />

“相信讲好一门课比写好一篇论文重要的人,今夜死去了。”四川大学教师周鼎于22日凌晨发布的“自白书”在网上火了。

在这篇1300多字的“自白书”中,周鼎表示,一直以为教师最重要的工作是上好课,但如今教学似乎成了副业,这让他非常失望。他疑问:“为什么我们的大学教学质量每况日下?”并认为这是“因为一个老师的职称只与他的科研成果有关”。

周鼎是一位受川大学生欢迎的老师,对此声明,该校不少学生表达了惋惜,因为公选课时周鼎的课曾经差点挤爆选课系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周鼎表示,他将退出公选课教学,“不再自取其辱”。

周鼎的“自白书”甫一发表,在网上引起很大的反响。

国内高校中,一直存在科研与教学之争,两者是否真的势不两立,还是可以相辅相承?

有人认为:“科研与教学抢时间,是显而易见的。以本人言,开学后,每天时间约50%用于教学,行政和科研时间各占25%。科研平时只能收集材料,论著基本在寒暑假期间完成。”(微博网友@书-会-儿)。与之相映的是这样一条新闻:2012年,湖南的中南大学曾经实施“最激进改革”,要求讲师不用教学,专注科研,而本科生的课主要由教授和副教授讲授。

同时也有人说:“教学是公共事务,科研是个人事务。教学是义务,科研能力,是当大学老师的门槛。”(微博网友@王福重)

孰是孰非?澎湃新闻将持续关注。以下为周鼎老师的“自白书”全文。

周鼎,四川大学青年骨干教师,四川大学首届“我最喜爱的十大老师”之一。

1、今晚,喝了半斤白酒,不知是否醉了。酒壮怂人胆,姑且胡言乱语,将来也可以酒后醉话搪塞过去。

2、领导来电说,不要在网上随便说话,你有一批粉丝。我说,我没有粉丝,因为我从来不是什么偶像,我是一个喜欢砸碎偶像的人。

3、讲好一门课能折算成几篇论文?

学院说,不知道。

教务处说,也不知道。

校长说,我也不知道。

4、教务处说,中华文化课一周只有三个学时。

我说,为了这三个学时,我整整准备了三周,而为了讲好这三个学时,我至少准备了三年。

5、为什么我们的大学教学质量每况日下?

因为一个老师的职称只与他的科研成果有关。

6、一门课的工作量如何计算?

教务处说,我们按照课时来计算。

那一刻,我真希望自己是一部复读机。

7、从前,科研是副业。

现在,教学是副业。

8、所有高校领导都在说,我们必须重视教学。他们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论文发表的数量。

9、学生的数量比学生的质量更重要,因为高校经费的划拨与招生数量有关,与毕业质量无关。

10、最牛逼的教师是拥有最多科研经费的人,而不是拥有最多学生听众的人。

也许最新一版的汉语大词典应该修改教师的定义了。

11、回头想想自己在上课前一刻还在努力修改课件,只能自嘲这是一种洁癖。

12、从来没有办公室,八年了,从望江搬到江安,依然没有办公室。

在历史文化学院的新修大楼里,只能羡慕地看着教授工作室和副教授工作室的招牌熠熠生辉。

他们说,这是一个看脸的社会。

13、论文的数量从来与质量无关。

他们说,这叫一鸡多吃。

中国的高校不过是一座农家乐。

14、你以为你在教育学生,其实是学生在教育你。

你改变不了世界,只可能被世界改变。

15、深夜,一名旁听生打来电话,问候冬至。

他让我不会后悔这八年来的所有努力。

16、川大从不缺周鼎。

周鼎也从不缺川大。

17、所有人都在劝我冷静。

他们不知道,我已经冷静了八年半。

18、我对于讲课有一种天生的热情,因为我的父亲也是一名教师。

我无法体会一名中学历史教师的痛苦,我只能深味一名大学历史教师的痛苦。

19、科研是自留地,教学是公家田。

20、留校那年,我的工作是在一间办公室里糊纸盒,只是为了迎接本科教学质量评估。

八年的学术训练最终只为了糊好一个档案盒。

21、八年前女儿出生的那一天,我在产房门口备课。

看了新生的女儿一眼,我匆匆奔赴江安上课,裤腿上沾着女儿身上的血迹。

可我知道,这不是什么先进事迹。

22、一所高校就是一座衙门。

所有人都言必称校长。

然而,校长终究不是万能的神。

23、从前,农村搞联产承包责任制。

现在,学院也搞联产承包责任制。

每个学院都要向学校签下合同,承包多少个课时,多少篇论文,多少个课题。

院长是包工头,教师是搬运工。

24、高校教师的主要工作是,申报课题,报账,报账,还是报账。

25、他们说,评价一个公共课教师的标准是工作量。

我终于知道劳模是怎样炼成了。

26、他们希望我缄默。

他们说,明年还有机会。

可我说,老子不玩了。

27、最难过的不是你失败了,而是你这样失败了。

你的对手不是谁谁谁,而是根本不知道谁谁谁的那个东西。

28、宁鸣而生,不默而死。

29、一个相信讲好一门课比写好一篇论文更重要的人,今夜死去了。

他早就该死了。来自澎湃新闻thepaper.cn

信息来源:2014-12-24 澎湃新闻网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88491

附2:澎湃新闻网对话周鼎:

对话川大周鼎:“老子不玩了”,其实只是退出公选课教学

澎湃新闻记者孙丹

2014-12-25 10:18来自澎湃人物

教师工作就是报账” title=”川大教师发自白书:高校就是衙门教师工作就是报账” />

“我不是因为(评不上职称)这个事情才想到(写“自白书”),而是我对这个事情有更深刻的思考,用具体的内容表达粗浅的感受。”

12月23日,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周鼎的“自白书”引发热议。其中一句“老子不玩了”,令很多人猜测他是否辞职。24日,周鼎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澄清,自己只是退出公选课教学,而发布的“自白书”并不是针对某个领导或某个学校。

在“自白书”中,周鼎称:“为什么我们的大学教学质量每况愈下?因为一个老师的职称只与他的科研成果有关。”“所有高校领导都在说,我们必须重视教学。他们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论文发表的数量。”“学生的数量比学生的质量更重要,因为高校经费的划拨与招生数量有关,与毕业质量无关。”……

一条条内容引发不少人共鸣,不少四川大学的学生表达了惋惜之情。此前,周鼎曾获川大第六届本科教学优秀奖“二等奖”等多个奖项。来自四川大学本科教务办的一则报道曾评价,“他深受全校学生欢迎,选课人数差不多能把系统给搞崩溃掉。”

“我在校园里其实算是个另类,不过一直以来学校、学院都很包容。这次希望通过‘自白书’引起社会对高校科研制度的反思。”周鼎表示,退出公选课教学是很私人化的决定,自己也没想到会变成社会事件。

周鼎本科学的是工科专业,却怀抱着对历史的热爱,考上四川大学历史系研究生。随后,他的人生便一头扎进了故纸堆。留校至今已有8年半时间,由于一门心思扑在教学上,不想费心写论文评职称,如今周鼎只是一名讲师。

今年,所在学院强烈推荐周鼎为副教授,走学校专门为公选课教师特意开辟的“绿色通道”,但因工作年限和工作量等硬指标,还是没能过关。

“绿色通道就意味着可以不拘一格地选拔人才,初衷是好的。但理念没有变,只是把目标变了。在工作、办事理念上依然是当成任务来完成,而不是改革整个思维方式。思维方式、办事程序还是从前那样,无非是换汤不换药。”周鼎告诉澎湃新闻,这样的结果他意料得到。

退出公选课后,有什么打算?周鼎表示,接下来“必须去完成一些论文和科研工作”。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周鼎的“自白书”引发热议。其中一句“老子不玩了”,令很多人猜测是否辞职,周鼎澄清,自己只是退出公选课教学。

对话

澎湃新闻:工作八年半,问题并非第一次遇到,这次写“自白书”的起因是什么?

周鼎:很多人关心这个事情是怎么起来的,可以看“自白书”里第八九段。

其实,学校是一番好意,要给公选课老师一个新的晋升途径,打破以科研成果来定职称的模式。但在这个过程中,有了改革的热情,可在改革方法和真正落实改革的决心上拖泥带水,而且不尊重老师的个人感受,更像是施舍和发福利。这也是全国都有的情况。

这种官僚主义习气导致我明确知道评职称无望的结果,所以我不会因为这个事情才想到(写“自白书”),而是令我对这个事情更深刻地去思考。思考这个问题时,我就用一些很具体的内容表达自己粗浅的感受。

但感受的背后,表达了很多高校工作者普遍共有的困惑和问题。所以,才会引起这么多人的共鸣。

澎湃新闻:你写“自白书”表示退出公选课教学,可以介绍一下公选课情况吗?

周鼎:在川大课程里,因近几年各高校都在大力倡导通识教育,以前公选课只有政治、大学英语、数学等,后来就增加了不少让全校学生可以选的文化素质课,这就是公共选修课。

这也构成了目前本科教学的一个重要板块。在很大程度上,和专业课相比,公选课数量更多了。所以介于这种情况,学校就在考虑,对上课压力更大的公选课老师们,可否在职称申报上有一个更好的解决途径。实际上,学校也是一片好意。

我是以专业课老师的身份,既上专业课又上公选课。这和以前公选课老师不一样,比如政治课老师就负责政治课。其实,我的课不算多。两门公选课:《中华文化》一周上三个学时;《百年风流:近代中国人物漫谈》也是三个学时,只上大半个学期。两门专业课:《中国现代史》一年上一次,一学期是四个学时;《历史与人物》是一周两个学时。

澎湃新闻:你曾表示,虽然课不多,但准备的时间非常长?

周鼎:事实上,在大学教书的老师都会发现一个问题,上好一门课的压力非常大。基本上,刚开始教一两门课,意味着这一两年不能做其他事情。这是非常普遍的。课要讲过三遍,也就是要讲三个学年,你才能把一门课讲得成熟。

第二,像《中华文化》是一个文化素质课,怎么讲这样的课,没有模板和范例。而且对于传统文化、国学的推崇也是近几年开始的,在文化底蕴比较丰富的川大,老师可以根据自己对国学的了解和传统文化的研究去讲课,自主发挥。

但自主发挥就意味着很难衡量,这个课怎么样。最后还是要回归到学生自由选课。

选课不是看有多少人选,而是要看有多少人试图选。因为这门课是由几十个老师来上,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主题。学生在四年里必须听过一次《中华文化》,因此他可能听不到你的课,就会去选其他老师的。在选课上,老师不愁没有学生听课。但关键要看,最初在选课时有多少人试图选你。

开始我不知道学生有选课这件事,有学生向我抱怨,我才意识到,可能我讲的《中华文化》比较受欢迎。

澎湃新闻:你在“自白书”中写到,工作至今仍没有办公室,是怎么回事?

周鼎:这件事要澄清。原来川大历史文化学院相对弱势,除了在学术上为学校贡献了很多文化成果之外,在科研经费上受到文科和历史学本身的限制,从整个学校来看,其地位并不高。因此,这也导致在办公室问题上分配很少。在老的望江校区,连教授们都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只有教研室。现在到了新校区,办公面积比以前多了,可老师的办公室数量依然紧张。

目前,我们学院里,考古专业需要实验室,学院需要会议室,要给学生提供自修室,行政人员需要办公室……包括领导干部为了省出空间也两个人挤一间办公室,教授两个人一间,副教授八个人一间……大家都很难。

说到底,整个背景还是对教学不够重视。办公室,谁都觉得有需要。可在分配时,没有照顾在一线讲课的老师们。如果老师到新校区上一天课,情况会比较惨:比如中午和学生见面谈话,只能到会议室;自己的电脑、相关资料也没有地方放;想办公或午休也比较难。

真正在一线教书的老师,其实是大多数像我这样的讲师或副教授,至少给一线老师提供一间屋子吧。可能因为办公楼还在继续修,也许将来会有的。

澎湃新闻:你提到高校对待教学和科研有不同态度,在你看来教学更重要?

周鼎:我(“自白书”里)提出的问题,高校里存在的弊端,解决起来都不容易。我不是说科研不重要,我的意思是科研很重要,但能否让教学也受到更多的重视。这样的呼吁和学校校长的态度是一样的。但有想法,却很难做。

一个高校靠什么打出旗号?还是靠大学排名。排名怎么算?都得量化,最重要的一项就是论文数量。学校其实也是被绑架的。我们校长非常有人文精神,但关键是这些东西最后怎么落实成政策,需要靠庞大的支持,包括从行政机构到学院。大学体系很复杂,相当于一个大的集团公司,下面又有不同的子公司。所以,校长的想法怎么落实,这就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

所以,要澄清的是,我发的东西不是针对某个领导或某个学校,这是很多人误解的地方。

澎湃新闻:你所理解的高校存在的问题是什么?

周鼎:第一,要如何对待一个大学老师或者学者的尊严问题。第二,如何理解一个学者工作的性质问题。这两者是有内在联系的。我觉得,现在这两者都缺失了,或者都被扭曲了。这是我所理解的高校问题所在。

要给大学教师营造更为宽松的环境,不要太把很多政府部门或者公司里绩效的计算方式放到老师身上,不能把他们看成是打卡上班的,因为精神、智力的产物,不能以时间、工作量、劳动量来计算。

我在川大的绩效工资改革时曾提出,对于大胆积极出劳动、科研成果的人,我们应该奖励,但是对于科研成果较少的,不要去压迫,应该给他足够的自由。也就是说,鼓励先进,但决不打击后进。因为有些人可能每年都会写两三本书或几十篇论文,有的人可能一辈子就写了一本书、一篇论文,但两个人从文化史的角度来看,谁的贡献最大?还真不好说。所以,我们必须要给大学营造一种文化氛围,给大家更宽松的环境,而不要把量化指标定太多。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比如我本科读的工科,考研时转向文科。从就业、收入角度来看,我工科的专业都比历史系要好很多,但我为什么要来?因为我就是抱着一份热爱。

很多人尤其是在历史系,平日我们打交道的都是故纸堆、档案袋,就是热爱所以从事这个冷清的行当。对于这样热爱的人,需要用这种方式督促、鞭策吗?工作已经和人生、信念融为一体了。即使是在喝茶、谈吐之间,也是学问的增长。这些丝毫不顾,完全按科研的标准去衡量,我觉得都是问题。

澎湃新闻:“自白书”引发社会热议,是否希望借此能对现实问题有所改善?

周鼎:我觉得,可能我个人说的内容得到网上这么多人的支持,也改变不了什么。但改变不一定要立刻实现,我们能做的至少是推动。

我们每一个人零碎的脚印踩上去,日子久了,自然会走出一条路。

但我也没想到,这次会有这么多人来踩这个脚印,意料未及。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怎样的影响力。原本以为,会有几个学生看一看,仅此而已。自己也很少在网上发帖。这次可能是我做了这个大胆、坚决的举动,就是我对公选课改革结果依然停滞不前表示不满。

澎湃新闻:退出公选课教学后,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周鼎:希望能对公选课少一点关注、少一点牵挂,对自己的专业课多用点心。

因为下学期我要上《中国现代史》,专业的通识课往往是最难上的,因为它要包括方方面面的内容,还要体现专业水准,需要做大量的备课工作。另外,我也必须去完成一些论文和科研工作。这些都是导致我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很私人化的决定,但没想到会变成一个社会事件。来自澎湃新闻thepaper.cn

信息来源:2014-12-25 澎湃新闻网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88652

————————————-

晨雾2015高考公益讲座通知(简版)

讲座时间:2015年1月1日(周六)海淀:9:00-11:00东城:14:00-16:00

讲座地点:海淀:人大西门附近 东城:东四隆福寺附近

报名电话:海淀:62610909 / 62560303东城:64061856 /64705810

讲座详细通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fe981c0102vcly.html

相关分类: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