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台小收音机说起

四月 14th, 2012 by admin

今年七一校党委赠送给建国前入党的老同志每人一台德生小收音机。 有10个波段:调频波、中波和8个短波段。短波是二次变频(意味着灵敏度很高,稳定性较好)。

收音机在我的生平中有点传奇的故事

记得我6 7 岁时在上海家里有了一台直竖式的收音机(是爸爸从他姑父家借来的)。反复播送《热血》(电影《夜半歌声》插曲)谁愿意做奴隶 谁愿意做马牛… …,那个美声唱法,开始令我们几个孩子觉得好笑,后来也学得差不多了。以后诸多的抗日救亡歌曲,影响了我一辈子对歌唱的爱好。

此后八年,抗战时期,在乡间,见过同学搞矿石收音机,只见过,听都没听过。

1946年到南京,舅舅家有一台美制5(电子)管收音机。那时充斥着《夜上海》、《这美丽的香格里拉》等流行歌曲。我们搞学生运动的同学多次到我家开着收音机开会(掩护开会的内容,还摆着麻将桌、扑克牌等),尽说我一天到晚听靡靡之音。其实我听得很多的是文艺性较强的进步歌曲。蒋介石当选总统后,副总统竞选中孙科,你这个人(李宗仁)报选票的声音自今印象犹深。这台收音机后来被我哥插错电源(把美制110伏电源收音机没插在110伏转220伏电源变压器上,而直接插到220伏电源上),烧毁了。舅舅送出去修好后,我就不太敢多听收音机了。

我拥有自己的收音机是1957年,在北京俄语学院教书,生了个儿子,为了他妈做月子,好听收音机,把育儿的储蓄,买了台5电子管收音机。北京产牡丹牌101型,只有中短波两个波段。短波段到19兆(当时一般只到25兆),可以方便收听莫斯科广播电台俄文广播。【图片取自网页】

当时买有短波的收音机是要事先到公安局开个准购证明的。这台收音机花了150元(我们两个12级助教,每月工资各62元)。

1963年,从北京外语学院调云南大学时,我妈、我6岁的儿子和我乘了两天火车到柳州,再换乘两天火车到贵阳,一天火车到安顺,三天长途汽车到云南的沾益,再一天火车到昆明。大行李托运,我和母亲随身带了一个暖水瓶和这台收音机。千里迢迢,精心呵护。

我已长期习惯于早上一醒就伸手开收音机,1976年初,一打开收音机,听到周总理逝世的广播,老泪纵横(我很不易痛哭流泪)。到1976年夏,母亲回福州,把这台收音机又千里迢迢带去给很需要收音机学、教外语的小妹妹。这台收音机跟了我19年。

1958年我被调到北外教务处和新成立的电教室。原俄语学院有几台苏联制造的收音机,而合并过来的原外语学院有几台美制收音机。有一台美制9波段收音自动换片电唱落地座机。这台收音机我用来收听英、俄、法、德、西、葡,东欧、阿拉伯和日语广播的中央台和他们本国台的广播并录音。当时我只懂俄、英语,而经过几个月使用,我会用多台收音机收听十多种外语新闻广播,并能分出哪国电台的广播及其时间表。也就是说我可提供十几种外语新闻广播给各大小语种的师生收听。

电教室里有一位王老师,解放前辅仁大学毕业,英语棒极了,但他更对无线电爱好,懂得很多,又爱好音乐、舞蹈。我从他那学了音响的频率响应范围(16–16000hz),收音的波段知识,他手把手教我使用各种收音机调台以及收音机、录音机接线等操作。我除了每天收十几种语言新闻广播外,自己收听和录下国内外广播电台播的名交响乐和名意大利歌剧。这台落地座机有很好的音箱,听交响乐和歌剧,那种美感、快感,至今迴萦脑海。我深切怀念王友忆老师。在这,也认识了各系,多个语种积极使用外语电教手段的老师。到1960年后,学院教务处下达我接待几位老师和研究生经常用这台收音机定时收听voa、bbc广播并根据他们的需要录下音来。我就是这个时候认识了章含之的,当然,也只是认识。知道,她经常去毛主席那教英语。

此后,电教室又进了几台美军收信机。收音效果更好。这一段外语电教生涯,使我会熟练使用各种收音机。

相关分类: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