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格良好的校风

八月 10th, 2011 by admin

八、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

(一)学校每天下午两节课后有一小时课外活动,喜欢球类运动的同学直奔体育场各选所爱。各种球队自由组合,有时开展年级间的竞赛,以足球为例,当时著名的球队有比我们高二、三届的t.n.t队,高二的破仑队。

(二)合唱小姐及乐器小组 合唱小组自由组合,乐器小组自由报名,考试乐理后选录。

(三)无线电小组 喜爱物理的同学由物理老师辅导,学习安装收音机等。

(四)读书小组 爱好文学者自由参加,由教师辅导、讲授和交流阅读心得。

(五)照相小组 自由参加学习摄影知识及使用相机技能。

(六)话剧小组 自由组合。

(七)书法比赛 每学期举行一次赛后评奖。

(八)英文演讲比赛 一般是高中学生参加,高年级可请老师辅导自由选题撰文,修改定稿后登台演讲。低年级则由老师指定演讲文稿,背熟后,上台照本宣科默诵演讲。前面提到的《be punctuality》就是这类课外辅助读物,后在解放前一年因社会不稳定停顿了。

以上这些丰富的课外活动,培养学生广泛兴趣和良好嗜好,为日后一专多能,增加才艺打下基础。

大约是在1948年春秋季,以文华中学为主与希中、华大联合演出话剧,在汉口兰陵路中南剧场演出了话剧《雷雨》、《钦差大臣》。票价甚贵,通过文华中学的学生及家长销售了大部分,基本满座,我看过两场。以一两所中学竞能在武汉的大剧场中出演话剧,足见其能量之大。在此便提一下,不久以后在高二下的壁报中,出现了《留给全校同学的一封信》,其中说:“我们不愿在家吃白面馍,愿到山那边吃窝窝头”,在此前两天大约

有10位左右的同学奔赴先解放的郑州去了。其中有位叫卢大英的同学身高二米以上,睡觉时脚伸到床外1尺多,学校特为他定做一张长大的床,游行时他是旗手,那次到郑州去的就有他,后在抚美援朝中死在朝鲜战场。多年以后,我回想往事时,便意识到当年演话剧时,共产主义的思潮已暗中潜入到校园了。

九、培养自治精神、加强民主管理

(一)各班班主席及班干事由全体同学根据其能力及特长,自由民主投标选举产生,学校领导及老师全不干预,只是为师生沟通工作,将选举结果上报主任老师即可。

(二)学生自治会主席由各班产生的班主席,集合讨论后选举产生,学生会主席再与全体班主席商讨推荐其他学生会办事成员,然后将名单上报即可。

我们初三毕业时,在学生会研究选学生会主席时,有高班同学提出将选举扩大范围,不由班主席直接选举,而由各班主席提出候选人,发表如何治校及服务同学的演讲进行竞选,记得那年是高三上的陈铭同学当选了。

(三)推行领班制。学校选择成绩优良或有一定威望高二以上的同学担任领班。领班只是在晚自习时坐在讲台上,监督班上晚自习秩序,也负责管理寝室内秩序。这种作法1、是锻炼了学生的领导能力,2、培养了自治精神,3、减轻了老师的负担。

(四)自办壁板。各班选定一片园地自办壁板,锻炼写作能力与艺术构思能力,也可跨年级自由组合办板,可以百花齐放。

(五)学生民主管理图书馆。学生图书馆负责人由学生会派人主持,聘请同学参加管理。由全体同学捐献书本和学校添制部分书本相结合。课外活动时对外开放,按制定的规章和时间,自由借取,按时归还。

(六)推行无人售报。学校为了培养学生自治自律能力和公德精神,在钟楼上设有一处无人售报摊位,经过一学期后所付之报费分文不差。

以上这些丰富多彩的课外教育方式及开展的活动,使得学生的身心得到很好的全面发展。

十、尊师重教、尊老敬贤

文华中学非常强调尊师重教与尊老敬贤。学生决不能对师长不尊重,学校中有许多教师都是从青年时代来校奉献教育事业,一直操劳至白发苍苍。老师们的言教身教的表率、严肃认真的教学态度也获得了学生的尊敬。记得的老师有:

德高望重贡献巨大的李辉祖校长,据说后来为他设立了一座铜制纪念头像。

资深的范礼炎老师与康明德老师,(康老师夫妇1952年归国,到香港后,在归国途中病逝,晚景凄凉,如对比今天用重金聘请大量外籍教师来华教学的情况,感触良深)。

负责总务的殷爱生老师,

教务工作的雷老师,

教学严格认真负责的老师有:阮世忠老师,李学英老师(女)某高校毕业,杨庆生老师留美归国,

陈老师(女)燕京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兼希文两校课程。

黄巨兴老师 西南联大外语系毕业高材生(文华校友),胡彝芝老师 [女] 黄老师的夫人。

王永棣老师,吴明道老师,安仁慈老师华大钢琴教授,张beat老师,

熊卓轩老师 中文根底深厚,兼书法家,曾考取高等文官可被录用,放弃从教

吴金俊老师 金陵大学生物系毕业。历史课的萧老师,兼善中医,此外还有负责校纪的石老师,龙老师。及教体育的王以德老师与萧老师等。 [注 仅将记得的老师名列入,学历不明的未写出]

范礼炎老师,康明德老师从青年时代起,一直到白发苍苍终身执教,服务于文华中学,极受校方尊重。二位老人平时笑容可掬,无论见到哪位同学总是点头微笑说“早上好,你好”。二人服务学校五十周年那年,学校派专人到景德镇,为二位定制了全套精美纪念瓷器,特召开了纪念大会,二位师长端坐主席台上,校长致词表彰了二位师长为文华教育事业操劳多年,奉献终身的精神,并致深深谢意。顺便一提,战前有位同学雨天在泥泞的坡地上摔死了,康老师私人捐款修了水泥路,此路被称康明德路。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位老工友,不知其名,只知其浑名叫刘老虎。抗战前后在校服务多年,年近八十,主要是守大门防止学生一周以内任意外出。常常柱杖坐在藤椅上守在大门边。常常点着头笑着用手杖指着学生说“他爷爷年轻时在这里读书,后来又送他爸爸和叔叔到学校来,让我把两个孩子管好,现在他爸又送他来要我管,你们顽皮什么?”大家怕他,学校领导也尊重他,所以称他为“刘老虎”,实际内心很尊敬他。听说他儿子在校读书享受优待照顾,并得到特殊培养出国去了。

以上事例说明这所百年名校尊老教贤,对忠诚奉献教育事为老教工的重视和关怀。2003年秋以1951屈同学为主联合了他班校友及希中少数同学,其中有从美国、香港及国内其它地区专程归来的同学为文华母校硕果仅存的李学英老师及杨庆生老师夫妇举办了九十华诞庆典,师生十分欢乐融洽,会后还将庆典实况录像制成碟片分送同学。这可说是不忘师恩,勿忘母校旧恩高了。

正在加载中…

相关分类:

随机阅读: